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高端访谈

敢于试错不怕犯错直到找到正确答案 CEO来了

来源:临安人才网,临安市人才网,临安人才市场,临安招聘网 时间:2019-10-17 作者:临安人才网,临安市人才网,临安人才市场,临安招聘网 浏览量:

  有这么一位投资人,在他投资的公司中,估值超过4亿美元的有14家,其中独角兽有11家。凭借这样出色的投资成绩,他连续7年入选福布斯全球最佳创投人榜,最新一次的排名是第7位。

  接下来,就和笔记君一起走进今天的文章,听他谈互联网的发展,谈中美万千创业者,谈如何走到舞台中心的个人奋斗史。

  我05年进入这个行业,刚好是中国和美国第一个冬天过后该觉醒的时候,正好经历了PC互联网更加普及,第二波移动互联网上半场和下半场各个阶段。

  我认为就是这个时间点为我们这代VC(风险投资)人造就了一个很好的土壤。所以,我觉得做时间的朋友很重要。

  对于行业变化趋势的判断,我比一般投资人稍微快一些。从选择在中国发展,然后做移动互联网的布局,甚至于之后把家再次搬回到硅谷,作为全球化的布局,这些时间点都踩得比较准。

  创业者不仅仅是你的合作伙伴,在彼此相处的过程中,很多都能成为你不错的朋友。所以我觉得能够广结人缘,跟大家合作得还算愉快,这就在人和方面有了一些比较优势。

  一个好的投资者,十个项目有三个项目做成,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当你能接受这样的结果时,失败不要紧,重点是成功的项目能否赚足钱。

  比如小米,第一笔投资的回报就超过了800倍,做了这种项目,其他项目失败,也不是问题了。

  所以,重点并不是不能失败,而是以平常心对待失败,抓到下一波机会。中国互联网这15、20年来,已经有四五次迭代发生,这一波你miss(错过)掉了没问题,两年、三年后,还会有新的一波出来。

  做决定不纠结很重要。很多比我聪明的人,做一个投资决策,总是反复地想,决策时间超级长;而一旦判断失误,就会失去信心,极度自责,压力大到难以入睡。

  我做投资近二十年,没有一个晚上失眠,哪怕天塌下来了,也不要紧。明天早上起来吃点好的,再想解决方法。这说起来容易,但很多人做不到。

  很多人会质疑何必要把战线拉到印度、非洲或拉丁美洲,干嘛要把战线拉那么长?把中美市场或者和东南亚市场做好就足够了。

  对我们来说,触角布得更广,就会降低投资的风险。中美这两个市场对全球的影响毋庸置疑,是巨大的,并且奔跑速度比较快。但其他市场会追上来,在它们追上的过程当中,是需要借鉴中美经验的。

  这对一般人来讲,是不容易发现的,因为他要去熟悉更多新的、陌生的国家,犯错的可能性会更大。但这对我来说,分散风险反而是更好的做法。

  我很好奇机器是从哪来的,询问后得知是来自印度,现在还有一些德国的自动仪器,但创始人最想引进的是一家来自于中国北京的一家叫做Geek+极智嘉公司的机器。

  当时就很有感触,在北京的另一面,地球的另一端,亚马逊森林旁不远的地方,居然有几个来自法国、在巴西生活了十年的创业者他们对中国的机器那么理解,甚至是以崇拜的心态在了解北京这家公司。

  所以,当时会议一结束,我马上跟北京、上海的同事联系,不管用什么代价,一定要成为这家公司的股东,因为这个业务绝对是全球化的。

  如果在印度、印尼、巴西,这些人都知道它的存在的话,其实未来市场上是比在中国会大很多。后来,我们也如愿投资了这家叫Geek+极智嘉的公司。

  这绝不是个例。全球电商的发展速度是追着中国的渗透率在成长的,中国的产品最开始只能卖给中国的用户,但今天其实已经是全球市场。

  所以,全世界其实是非常平坦而且连接非常紧密的。这一点,你只在北京或者是在硅谷生活,就永远感受不到。我认为99%的VC(风险投资)都不知道这个事情。

  我今天讲这个故事,是想告诉大家:你去的地点越多,你对投资就越有把握,也会增加你去投资一家企业的信心。

  你问他们各种理论,他们都愿意跟你一起去探讨,他们总是对新事物持有强烈的求知欲。

  要创业,就意味着你需要一帮人跟你一起干。这是风险极高的事情,如果吸引力不够,就很难吸引一帮兄弟姐妹跟你一起干那么久的时间。

  创业者要去做公司,最后不管是自己做也好,还是带一帮兄弟去做产品也好,他必须要了解用户的需求。

  这些CEO们,通常都是情势好的时候会头脑发热,该做的一些调整跟变化都没做到,要不然就是选的这个事情的时间点不对,太早或者太晚。

  小步快跑,在能够控制失败成本的前提下,不断尝试各种A/B Test,会更有机会找到答案。

  我觉得大家的聪明程度和勤奋程度都差不多,如果都要犯十个或五个错才能找到答案,那么谁越快犯错,且犯错成本控制得极低,谁的成功几率自然就越高。

  不要怕犯错,要勇于承担,继续往前走。很多人因为承受不住犯错的压力,就变得不敢做决定。

  可是一个常做决定的人,虽然很容易犯错,但只要每次都不是致命错误,练久了,他的反应和感觉,一定会比那个还只犯过三次错的人要强得多。

  没失败过的人,我们也不想投。我们喜欢的创业者,首先,最好在大公司待过,知道公司成功长什么样子;第二,自己创业过,失败了不要紧,还愿意再干。这样子的创业者我们其实更喜欢。

  相对来讲,越是经历过高低不同阶段的人,更能以平常心持续不断地把公司越做越好。

  这个B到底还是百度还是Bytedance(字节跳动)已经是可以讨论的话题了;后面的A(阿里巴巴)和T(腾讯)现在还是很强,但未来是否还能持续创新,还需要花点时间去证明。

  另外,拼多多、京东、小米、美团、滴滴这几家公司在未来的10年会发展成什么样子,我还是蛮期待的。

  虽然说,现在很难去讲未来的一些变化,但我判断这些公司中,有两、三家可能会掉队,甚至不在第一、二梯队里,但其它五、六家公司的前景,将会很不错。

  纽约有一家做运动硬件器材的公司叫Peloton,上面放一个类似iPad的屏幕,输送各种运动课程给用户。

  所有用户彼此能看到自己在同一个课程中的表现,看到自己和他人之间的差距,可以促进大家互相比较,鼓励更多运动;课程内容也很丰富,有不同的音乐,也有非常漂亮、健康的导师在一旁鼓励你,整个运动过程变得有趣而感性。

  这个产品出来时,很多人觉得它就是一个硬件,离开硬件价值不大,但很多人都没看到其实后来的内容是可以不跟硬件有关的。比如有氧运动、瑜伽或者各种其它的不需要这个硬件的课程。所以,前面三轮融资都非常痛苦。

  后来,这种非硬件课程的成长速度,比有硬件的还要快。我们投它时,估值不到十亿美元,短短两年,现在估值在二级市场已经是70到100亿美元了。成长速度非常之快,打破了所有人对它的财务预测。

  创始人是哈佛商学院毕业的,超级聪明,讲话特别有感染力,也知道自己的弱点,所以就选一个好CEO来搭配自己,内部管理也做得很好。

  我们和CEO聊天,发现他是想推动一个宗教,而非仅仅一个产品。他认为在美国和欧洲很多国家都需要宗教的动力,用户都需要一个心灵寄托,他的产品提供的是让用户重新找到对美好身材、美好生活的自信。

  在课程中,用户可以跟其他用户一起连接、交流,彼此心灵的寄托和升华。这个过程其实跟传教是一模一样的。

  所以,他们在产品包装、品牌塑造上,也都做得很极致,让用户觉得这是一件非常酷的事情,都很乐意分享和查看。同时他结合了美国甚至欧洲很多其他国家用户需要宗教的一种动力。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5G时代一到,新的流量红利会到来,所以不见得一定要往外走。另外,中国三四五线城市也是充满机会的,像拼多多和快手,都是很好的例子。所以,机会还在。

  回到出海话题,我认为难点在于如何用文化软实力得到全球范围内的认可。从05年到现在,中国团队这十五年来经历过了很多这种变化,有很多具有适用性的战斗经验,但对于海外市场和文化的理解程度还不够。

  所以,你在海外打算用文化软实力去让外国人愿意听你的话,是需要一定的功夫和努力的。

  在这方面,中国团队还需要更多的训练。这方面做得最好的是华为和小米,华为布局时间久,小米的印度负责人马努Manu Kumar Jain会在各大社交平台做活动推广,像LinkedIn(领英)、Fackbook(脸书)、Instagram(图片分享社交应用),让用户感知小米。做到这点,非常不容易。

  现在,头条TikTok(抖音海外版)已经做得不错了,但如何让国外用户对产品建立一种更清晰的印象,而不只是个产品,是中国团队下一步要做的事情。

  现在做广告的成本实在太高了,所以能够有一定的社交效应或口碑效应,让用户很自然地去分享,是非常重要的。

  比如小米,它能做到现在的营销成绩,很大程度上是靠小米发烧友的口碑营销,不花什么钱,让用户参与其中,形成自然宣传。

  再比如Wish(全球跨境移动电商平台),它虽然花了很多钱去获取脸书上的用户,但它本身靠的还是产品本身的趣味性连接,能够很好地降低获客成本。

  你推荐的产品是否深受用户喜爱,你的产品推荐算法是否足够好,都会影响客户下单的可能性。

  一年365天,我有200天待在硅谷,到纽约出差6到8次,每次大概两到三天,回国大概六次,每次大概待两天到四天。

  一般人听到这个会觉得已经很多了,因为算下来我一年12个月可能每年不是要飞6个小时到东岸,就是要飞12个小时到国内。

  我觉得这已经跟勤奋没有太大的关系了,就是一种不同的生活方式而已。我不把工作当工作,而是把它当成我生活的一部分。

  我觉得每个人要寻找适合自己工作的方式。我感觉在周围越乱、速度越快、越复杂的时候,我反而更能慢下来,做出判断,哪怕这个判断只是基于不太多的数据,以及凭借自己对未来的一些感觉很快做出的。

  这个决定不可能百分之百是对的,可能10次中只有3次是对的。但这对的3次所带来影响,远远超过所有失败的总和。

  当你判断一个事情,讲了半天别人没听懂,但你自己只花两秒钟就能搞清楚状况,而且能够很快做决定,也能够很快看出这个决定的效果如何时,短短半年或者一年之内,你就知道这个判断是对是错。

  对于这样一种成就感,或者帮助别人圆梦的满足感,是没有太多其他事情可以代替的。

  相对来说,无论我在哪里,都能够比较用国际化的角度去看一个当地市场。所以每次都有机会去证明,从比较国际化角度看事情能增加自己成功机会的时候,每一次被验证自己的做法是对的时候,是鼓舞我工作最大的动力。

  登山,爬上喜马拉雅圣母峰,或者是看火山的爆发,去非洲、去北极,去看冰雪……这种感觉是否很美好?是的,非常美好的感觉,这些也会让我兴奋。

  但是,当我看到我们投资的公司做出的产品能够改变人生活方式时的那种使命感时,会发现这跟感受大自然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我从07年底、08年初识雷军,到2013年回美国定居,再到小米2018年上市,这5—10年当中,能够从小米的第一天时就参与进来,到最后变成一家这个300亿美元的公司,对任何投资者或者创业者来讲,一生都很难遇到两次这样的机会。

  如果没有跟小米的团队和雷总这样一路走来,我是无法得到今天所拥有的地位和经验的。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我父母分别出生于山东和浙江,后来去了台湾。我在台湾,属于外省出身,这样的背景在台湾为数不多;在美国,我是一个亚裔青年;在中国,我是一个美籍华人。

  所以,我走在哪里,都算不上是主流人群,都属于少数人。但在每个市场上都能做得好,并且靠自己的能力把握住机会,广交朋友,这样的VC(风险投资)就是没有的。

  因此,能够不断地以局外人的身份持续地做出对的决定,是让我觉得很自豪也很有意义的事情。

  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这个机会,就看你自己如何把握。比如如何在压力大的时候不受束缚;如何在不确定的情况下还敢于做决定。同时,还要敢于试错,不怕犯错,直到找到正确答案。

  中国发展到现阶段,很多来自三四五线城市的人来到北上广等的大城市打拼,他们刚到一个新地方,可能都会由于具有太多的不确定性而感到迷茫。

  所以,我希望以自己的经历来个大家分享:不要怕,保持乐观,不断积累实力,提高自身抗压能力。

  在每一场战役中吸取经验教训,为下次战役赢得成功的机会,一定要练出这种赢的感觉。

  我觉得大家如果更愿意去培养下一代的话,其实他团队中每个人能做的事情也就越多,CEO(首席执行官)的工作也就越轻松,而且也能把时间花在更有意义的、新的事情上面。

  腾讯大学是腾讯特色的学习交流平台,沉淀及传播腾讯和生态圈优秀的学习实践,推动开放共赢的互联网生态圈的建立。

  《CEO来了》由腾讯大学出品,邀请生态圈独角兽CEO,围绕创业历程和行业洞察,讲述故事,分享干货。节目第二季于9月4日起,每周三播出,58同城姚劲波、小红书毛文超等6位CEO将做客分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分享到:
客服服务热线
工作日 9:00-19:00
官方微信

Copyright C 2018022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临安人才网

地址: 电话(Tel): EMAIL:

临安人才网PHPYun.

用微信扫一扫